www.ms528.com

首页  »  人妻美妇  »  迷倒老婆招待客戶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我今年29歲,在上海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年輕人的大膽與激情,讓公司發展的很快,幾年的時間已經是個有一百多人的小公司,但是隨著全球經濟危機的原因,公司業務量不斷減少,公司也陷入了困境。

半年前我碰到了現在的老婆小夢,小夢是我公司裡的客戶經理,清秀如蓮花一般的面容,加上全身職業OL幽雅的氣質讓我一見鍾情,26歲164的身高96斤的體重曲線玲瓏有致,胸部隨著她的呼吸緩緩地起伏著,下身的黑色裙子短到大腿,露出了她豐腴渾圓的嫩白大腿,黑色高跟涼鞋上踏著一雙精緻的美腳,細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後跟,高高隆起的腳弓和纖細的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線。

對美腳瘋狂熱愛的我和個人魅力,當晚我就吸吮到了她的腿和腳,一星期後得到了她的身體,一個月後我們結婚了,如今在在我們公司裡做業務公關的職務,閃婚的我們很幸福,每天白天一起工作,晚上瘋狂的做愛,正所謂全方位的夫妻檔。

一天,接到電話,公司一直接洽的一個大客戶,富商王東要來內地考察我們公司,以便決定在上海的下一步合作,如果合作達成的話就是上億的專案,也是涉足國際的好機會。

王東38歲,是SZ著名上市公司的老闆,年輕有為,對我們公司而言,目前王東是我們重要的大客戶,是公司的重要轉折,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拿下這個客戶。據我瞭解,王東很好色,所以我決定親自去挑選幾個模特供他取樂,投其所好啊。

因此先讓小夢代表我和公司去機場接人,小夢一身緊身OL黑色職業套裝,和短款白色連衣套裙,讓剛下飛機的王東眼睛都看的直了,小夢的黑色絲襪與清新幽雅的氣質,絕對區別於一般的紅塵女子,曲線凹凸有致,王東咽著口水。

「您好王總。」小夢熱情的與霍東握手,之後被小夢接到了公司位於郊區的專門接待客戶的私人別墅會所來吃飯。

會所的包間內,我和小夢熱情的給王東他們敬酒,我找來的2個模特小妹子也風騷的敬酒,可王東的眼睛從機場到現在,再也就沒有離開過老婆的腿和腳,一直從上到下的打量著老婆的身體。

過了一會,老婆去洗手間,房間裡只剩下我們2個人和2個陪酒女,「你們太熱情了,哈哈……我看這接下來幾年的生意合做,不和你們做是不行啦!」王東滿臉通紅的對我們興奮的說。

「你讓她們兩個回去吧!」說著指了指旁邊的2個模特小妹。

「王總,她倆還要再……」

沒等我說完,王東打斷我。

「我商場這麼多年,這樣的我見多了,不過剛才你們公司那個叫小夢的姑娘,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是太有魅力啦,你們公司的員工素質真是高啊,就沖這個以後也要跟你們多加合作,所以你讓她倆走吧,我對她們沒興趣!」

沒辦法,我只好讓兩個姑娘離開,可隨即想道,王東這小子,不會對我老婆有興趣吧,他自然不會知道這是我老婆!

「不知道她今晚能否可以和我有更進一步的溝通呢?」說著嘿嘿的壞笑著,「你們招來這麼漂亮的美女員工,肯定已經跟你們上床了吧,嘿嘿。不知道能不能便宜一下哥哥我啊,你一定也不會在乎這個女人吧!哈哈哈……」王東淫笑了起來。

我驚愕的呆住了,知道了王東原來真想把我的老婆小夢當成了公司專門招待客戶的那種公關了,並且很明顯的是想要必須今晚佔為己有,「她們只是我們公司的普通業務經理,不是那……那種啦。」我連忙說道。

「對啊,她很保守傳統,只知道工作,我也是對她們垂涎已久,但沒有辦法,而且他都結婚了,讓她們老公知道了不得了!」我趕緊解釋起來。

「這太好辦了哈哈,我這裡有好東西。」

說著從包裡拿出了一支藍色藥水的瓶子,「美國的迷幻水,我朋友是美國安全局的,這種是特工專用,只要一滴就迷暈了,對她做什麼她都不會記得,而且醒後沒有記憶。」王東興奮的說道。

「這……」

我猶豫起來,說實在的,我一直有淫妻的喜好,只是由於世俗的道德,都沒有這麼做,即使我幻想過多次3P什麼的,都沒這個膽量,更跨不過去這個鴻溝,沒有記憶的藥也聽說過,但誰知道世間竟然真的有這種藥啊?如果這藥真的可以的話,不訪……我心動了!

我有點小激動起來。「這藥真的可以嗎?我很擔心如果不靈的話,對她無法交代。」我對王東說道。

「哈哈,這個你儘管放心,我也不想惹麻煩,如果不管用我是不會動手的,你不知道我用這藥征服了多少女明星啦,哈哈哈哈……你們真以為我這樣的有那麼大的魅力嗎?」說著得意的笑了起來。

「那好吧,藥效果不好的話,一定不要動手,我怕對她不好交代。」

「你就放心吧!」說著,王東將藥在小夢的杯子裡滴了一滴。

過了一會,小夢走進門來奇怪的問:「嗯?那兩個姑娘呢?」

「王總讓她們走了,王總今晚想清淨清淨。」我有點緊張的解釋著。

「王總您這麼紳士啊,小夢再敬您一杯。」

說著熱情的拿起酒杯敬向王東,一口喝淨了杯子中的酒,我緊張的看著老婆的狀態,大概10分鐘後,小夢慢慢的眼神有些迷離,說話也有點緩慢,「不好意思王總,我有點暈,先沙發上閉會眼睛,不好意思啊!」

最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半閉上眼睛,似乎是喝醉了,又像是呆呆的看著前方,最後靠在那裡,睡著了。

我走過去,用手推了推,「小夢?你喝醉了嗎?」

老婆靠在沙發背上,「嗯!」的一聲,沒有更多的反映,但是也沒有睡死。

「哈哈,怎麼樣,效果不錯吧!」王東得意的說道,「一會要不要一起啊!」王東色咪咪的對我說。

王東走到沙發前,橫過小夢的身體,把她放倒在沙發上,然後伏在她身上,嗅著她的體香。

「我就不客氣了啊!」

王東說著,老婆的清淡體香似乎刺激到他,小弟弟馬上壯大起來,把褲子頂成了一個小帳篷。

老婆今天穿著緊身黑色上衣,王東把老婆的衣服撩到胸部上面,乳罩也是直接翻上去,即蹦出她那富有彈性的雙乳,把高跟鞋從腳上慢慢褪了下來,黑色絲襪緊緊繃在腿上,頗費了一番功夫才脫到腳踝,露出了黑色蕾絲內褲,瞬間內褲也退下後,脫開老婆的衣服後,王東用很長時間嘴唇吮弄她的嬌軀,乳房、嫩穴、小嘴、粉頸、腋窩、連腳趾及股溝也不放過,一一放進口裡品嘗。

看著我美豔可愛的老婆,被一個醜惡的男人這樣細緻地嘴饞品嘗,我心裡酸溜溜之餘,竟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雞巴已如鐵棒般堅硬!

一會兒,王東脫下褲子,露出的他碩大的陽具,操!這小子老二還真大,難不成現在就想幹了?

王東把老婆的頭拉向沙發邊上,頭騰空向下仰著,然後又用手撐開了老婆的嘴,把陰莖對準了那裡,腰部向前一挺,幹!那又髒又大的東西竟然插進了老婆的櫻桃小口裡,雙手還放在他的胸部繼續蹂躪著。

看著老婆平時文靜的臉蛋,現在張著嘴在給別人吹蕭,我的下面也是快興奮到了極點。看著王東的陰莖在老婆的口中不停的抽插,我竟沒有一點想阻止的意思,我越來越興奮。

「一起來吧!」

王東說了一聲,我瞬間從香豔的視覺盛宴中回到現實,我走了過去,捧起老婆的玉足放到眼前,結婚那麼久,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仔細觀察自己的老婆,欣賞著這巧奪天工的美景,老婆腳上的皮膚也很細膩,五個腳趾骨肉均勻,指甲上塗著粉色的指甲油,真是讓人看了就有食欲,捧著這精美的粉足,我伸出舌頭,舔著上面每一寸肌膚,五個腳趾也一一放在嘴中細細品嘗,一隻腳嘗完換另一隻,直到盡興,才慢慢的放下。

「怎麼樣,老弟,藥的效果不錯吧?」王東笑咪咪的對我說到。

「當然!沒想到效果那麼好,繼續吧!」

王東將大陰莖從老婆嘴裡拔出來,分泌物和唾液連成了一條線,掛在陰莖和我老婆嘴之間,這情景叫人看了要流鼻血……

我用手把老婆的大腿分開擡高變成「M」字型,這樣可以讓王東可以插得更深,王東就右手拿著粗大的陰莖左手分開老婆的陰唇,龜頭對著陰道口準備插入,這時他昂起身,握著雞巴把大龜頭塞入我老婆的陰唇中,上下來回不斷地磨擦,搞得老婆小穴裡的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來。

他正準備往裡送的時候,被我的一聲呵斥喝住了:「你戴套套了沒?!」

「我王東出來玩,找的都是乾淨的女人,不會有問題的。」

說著,王東不管不顧的,握著大龜頭擠開了她兩片滴著蜜汁的陰唇,即時感到陰道內傳來一陣陣吸力,有雞蛋粗的堅硬大龜頭趁著蜜液的濕滑刺入了她的陰唇。

大龜頭就在這時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淫液,撐開了老婆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感覺上那腫脹的大龜頭,被一層柔嫩濕熱的肉圈緊密的包夾住。

「……唔……」一聲嚶嚀,發自我老婆美麗的小鼻子,可能老婆也感覺到了什麼。

王東壓住我老婆,把一絲不掛、嬌軟雪白的赤裸玉體緊緊壓在身下,雙手分開她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壓……深深地進入我老婆緊窄幽深的體內抽動起來。

王東粗大的陰莖在柔嫩濕滑的陰道壁蠕動夾磨著,近十八公分長的粗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她緊蜜的陰道。看的我好刺激啊,看著我的老婆讓人插了,好難過,好刺激,我的陰莖硬的受不了了!

我捧著小夢的臉,將自己的陰莖往老婆的嘴裡抽插著,我的心跳的好快,覺得好刺激,陰莖把小夢的嘴巴撐的漲漲的,王東抓著老婆的乳房,胯下的活塞運動,瘋狂的撞擊著老婆的陰道,每次的撞擊,幾乎讓我的雞雞頭都要頂進老婆嗓子眼裡面,老婆「唔……唔……」的呻吟著,我的蛋蛋與小夢下巴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

香豔的畫面讓我突然失控,身體像過了電一樣繃的很緊,用力按住小夢的頭停止了動作,把小夢的頭使勁往雞雞上按,一下猛烈地抽搐,一股溫熱的精液噴了出來,都射在了小夢的嘴裡,平時老婆怎麼也不會吞精,濃厚的精液從老婆嘴裡流出來。

「哈哈,這麼快就不行啦,那看我的吧!」

王東把老婆整個翻過身來,上身趴在沙發上,腿跪在地上,將自己油亮堅硬的陰莖從後面猛插入小夢的陰道。

老婆陰部開始發出「噗咭、噗咭」的淫水聲,大腿撞擊著老婆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王東擡起手來,啪的一聲,打了下老婆的屁股,瞬間,渾圓雪白的屁股上顯出了一道手印,我看到我老婆被別啲男人懲罰著打屁股。心裡像倒了五味瓶。

老婆的陰戶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退入,王東下身瘋了一樣快速起伏著,陰莖像打樁一樣向陰道力搗力戳,老婆趴在沙發上,王東更興奮著拍打著老婆餓屁股,老婆不時的渾身打著顫。

他的頭突然擡起來,嘴裡「啊啊」的叫著,陰莖全根挺進老婆的陰道裡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老婆的體內,之後像皮球洩氣一樣的趴在老婆的身上。

一晚上,不知道我們輪流幹了老婆多少次,反正到最後,我們所有人的力氣都用盡了,酸軟的癱坐在沙發上,滿足的看著滿身精液躺在我倆腿上的小夢,小夢一條油滑粉嫩的大白腿搭在霍東的陰莖之上,翹起光潔白嫩的腳底,春筍可愛的五根腳趾上,粘著乳白色的精液,精液從小夢的陰道裡流出來,滴在了我的身上,分不清楚是我倆誰的。乳房隨著喘息而上下晃動著,形成了一副優美的古典晚餐油畫形象。

「今天晚上真是過癮啊,好久沒這樣爽啦,小夢真是難得一見的尤物啊,你從哪裡搞到的,真是不錯。」王東滿足的看著沙發上的老婆說道。

「以後我國內的業務會多跟你們合作的啦!呵呵……」

就這樣,我們跟王東的公司開始了長期的合作。

第二天,老婆在在家中柔軟的睡房醒來,如往常醉酒醒來一樣,對從喝醉開始發癲發浪後的事一概忘了!

「老公,對不起,昨天我喝嘴了,讓你一個人去應酬了。」老婆內疚的樣子,讓我覺得老婆格外可愛。

當然了,一切只是個開始,因為三日後在深圳的一次晚宴後,在我和王東的設計下,老婆又再次被我們用同樣的方法安排給了一位港商!

自此之後,我一有機會就會拿妻子宴請客戶。

那些客戶得了便宜後,通常都會增加定單的數量以再次品嘗到我老婆。另外可能也是他們的關係,不斷有新客戶慕名而來。

從此,我老婆小夢在連自己也懵然不知的情況下,成了用身體為公司拉生意的妓女。她被越多人分享,公司的生意也越大。

到目前為止,妻子已被很人品嘗過,但她一直蒙在鼓裡,全不知情。其間她懷孕過兩次,我毫不猶豫就將他們打掉了。我很內疚,不知所做的是對是錯,然而我知道已經不可能停止,每次說完這是最後一次,但一有機會,我又情不自禁的讓這事情再次發生。

白天是我的美貌客戶經理,晚上又變回任人享用的蕩婦,又被他們在子宮裡盡情灌精了!她不知自已被客戶們享用過無數次,連對方雞巴的味道也品嘗過,但卻全不知情的和對方客套著,在偷奸過她的男人面前擺出一副職業女性的樣子,以為是自己的能力為公司拉來了一單單的業務。

「老公,多虧有我,公司的業務越來越多啦,你怎麼來感謝我啊?」老婆嫵媚的撒嬌道。

聽到這裡,我餓雞巴卻不自覺的硬起來!

我今年29歲,在上海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年輕人的大膽與激情,讓公司發展的很快,幾年的時間已經是個有一百多人的小公司,但是隨著全球經濟危機的原因,公司業務量不斷減少,公司也陷入了困境。

半年前我碰到了現在的老婆小夢,小夢是我公司裡的客戶經理,清秀如蓮花一般的面容,加上全身職業OL幽雅的氣質讓我一見鍾情,26歲164的身高96斤的體重曲線玲瓏有致,胸部隨著她的呼吸緩緩地起伏著,下身的黑色裙子短到大腿,露出了她豐腴渾圓的嫩白大腿,黑色高跟涼鞋上踏著一雙精緻的美腳,細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後跟,高高隆起的腳弓和纖細的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線。

對美腳瘋狂熱愛的我和個人魅力,當晚我就吸吮到了她的腿和腳,一星期後得到了她的身體,一個月後我們結婚了,如今在在我們公司裡做業務公關的職務,閃婚的我們很幸福,每天白天一起工作,晚上瘋狂的做愛,正所謂全方位的夫妻檔。

一天,接到電話,公司一直接洽的一個大客戶,富商王東要來內地考察我們公司,以便決定在上海的下一步合作,如果合作達成的話就是上億的專案,也是涉足國際的好機會。

王東38歲,是SZ著名上市公司的老闆,年輕有為,對我們公司而言,目前王東是我們重要的大客戶,是公司的重要轉折,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拿下這個客戶。據我瞭解,王東很好色,所以我決定親自去挑選幾個模特供他取樂,投其所好啊。

因此先讓小夢代表我和公司去機場接人,小夢一身緊身OL黑色職業套裝,和短款白色連衣套裙,讓剛下飛機的王東眼睛都看的直了,小夢的黑色絲襪與清新幽雅的氣質,絕對區別於一般的紅塵女子,曲線凹凸有致,王東咽著口水。

「您好王總。」小夢熱情的與霍東握手,之後被小夢接到了公司位於郊區的專門接待客戶的私人別墅會所來吃飯。

會所的包間內,我和小夢熱情的給王東他們敬酒,我找來的2個模特小妹子也風騷的敬酒,可王東的眼睛從機場到現在,再也就沒有離開過老婆的腿和腳,一直從上到下的打量著老婆的身體。

過了一會,老婆去洗手間,房間裡只剩下我們2個人和2個陪酒女,「你們太熱情了,哈哈……我看這接下來幾年的生意合做,不和你們做是不行啦!」王東滿臉通紅的對我們興奮的說。

「你讓她們兩個回去吧!」說著指了指旁邊的2個模特小妹。

「王總,她倆還要再……」

沒等我說完,王東打斷我。

「我商場這麼多年,這樣的我見多了,不過剛才你們公司那個叫小夢的姑娘,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是太有魅力啦,你們公司的員工素質真是高啊,就沖這個以後也要跟你們多加合作,所以你讓她倆走吧,我對她們沒興趣!」

沒辦法,我只好讓兩個姑娘離開,可隨即想道,王東這小子,不會對我老婆有興趣吧,他自然不會知道這是我老婆!

「不知道她今晚能否可以和我有更進一步的溝通呢?」說著嘿嘿的壞笑著,「你們招來這麼漂亮的美女員工,肯定已經跟你們上床了吧,嘿嘿。不知道能不能便宜一下哥哥我啊,你一定也不會在乎這個女人吧!哈哈哈……」王東淫笑了起來。

我驚愕的呆住了,知道了王東原來真想把我的老婆小夢當成了公司專門招待客戶的那種公關了,並且很明顯的是想要必須今晚佔為己有,「她們只是我們公司的普通業務經理,不是那……那種啦。」我連忙說道。

「對啊,她很保守傳統,只知道工作,我也是對她們垂涎已久,但沒有辦法,而且他都結婚了,讓她們老公知道了不得了!」我趕緊解釋起來。

「這太好辦了哈哈,我這裡有好東西。」

說著從包裡拿出了一支藍色藥水的瓶子,「美國的迷幻水,我朋友是美國安全局的,這種是特工專用,只要一滴就迷暈了,對她做什麼她都不會記得,而且醒後沒有記憶。」王東興奮的說道。

「這……」

我猶豫起來,說實在的,我一直有淫妻的喜好,只是由於世俗的道德,都沒有這麼做,即使我幻想過多次3P什麼的,都沒這個膽量,更跨不過去這個鴻溝,沒有記憶的藥也聽說過,但誰知道世間竟然真的有這種藥啊?如果這藥真的可以的話,不訪……我心動了!

我有點小激動起來。「這藥真的可以嗎?我很擔心如果不靈的話,對她無法交代。」我對王東說道。

「哈哈,這個你儘管放心,我也不想惹麻煩,如果不管用我是不會動手的,你不知道我用這藥征服了多少女明星啦,哈哈哈哈……你們真以為我這樣的有那麼大的魅力嗎?」說著得意的笑了起來。

「那好吧,藥效果不好的話,一定不要動手,我怕對她不好交代。」

「你就放心吧!」說著,王東將藥在小夢的杯子裡滴了一滴。

過了一會,小夢走進門來奇怪的問:「嗯?那兩個姑娘呢?」

「王總讓她們走了,王總今晚想清淨清淨。」我有點緊張的解釋著。

「王總您這麼紳士啊,小夢再敬您一杯。」

說著熱情的拿起酒杯敬向王東,一口喝淨了杯子中的酒,我緊張的看著老婆的狀態,大概10分鐘後,小夢慢慢的眼神有些迷離,說話也有點緩慢,「不好意思王總,我有點暈,先沙發上閉會眼睛,不好意思啊!」

最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半閉上眼睛,似乎是喝醉了,又像是呆呆的看著前方,最後靠在那裡,睡著了。

我走過去,用手推了推,「小夢?你喝醉了嗎?」

老婆靠在沙發背上,「嗯!」的一聲,沒有更多的反映,但是也沒有睡死。

「哈哈,怎麼樣,效果不錯吧!」王東得意的說道,「一會要不要一起啊!」王東色咪咪的對我說。

王東走到沙發前,橫過小夢的身體,把她放倒在沙發上,然後伏在她身上,嗅著她的體香。

「我就不客氣了啊!」

王東說著,老婆的清淡體香似乎刺激到他,小弟弟馬上壯大起來,把褲子頂成了一個小帳篷。

老婆今天穿著緊身黑色上衣,王東把老婆的衣服撩到胸部上面,乳罩也是直接翻上去,即蹦出她那富有彈性的雙乳,把高跟鞋從腳上慢慢褪了下來,黑色絲襪緊緊繃在腿上,頗費了一番功夫才脫到腳踝,露出了黑色蕾絲內褲,瞬間內褲也退下後,脫開老婆的衣服後,王東用很長時間嘴唇吮弄她的嬌軀,乳房、嫩穴、小嘴、粉頸、腋窩、連腳趾及股溝也不放過,一一放進口裡品嘗。

看著我美豔可愛的老婆,被一個醜惡的男人這樣細緻地嘴饞品嘗,我心裡酸溜溜之餘,竟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雞巴已如鐵棒般堅硬!

一會兒,王東脫下褲子,露出的他碩大的陽具,操!這小子老二還真大,難不成現在就想幹了?

王東把老婆的頭拉向沙發邊上,頭騰空向下仰著,然後又用手撐開了老婆的嘴,把陰莖對準了那裡,腰部向前一挺,幹!那又髒又大的東西竟然插進了老婆的櫻桃小口裡,雙手還放在他的胸部繼續蹂躪著。

看著老婆平時文靜的臉蛋,現在張著嘴在給別人吹蕭,我的下面也是快興奮到了極點。看著王東的陰莖在老婆的口中不停的抽插,我竟沒有一點想阻止的意思,我越來越興奮。

「一起來吧!」

王東說了一聲,我瞬間從香豔的視覺盛宴中回到現實,我走了過去,捧起老婆的玉足放到眼前,結婚那麼久,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仔細觀察自己的老婆,欣賞著這巧奪天工的美景,老婆腳上的皮膚也很細膩,五個腳趾骨肉均勻,指甲上塗著粉色的指甲油,真是讓人看了就有食欲,捧著這精美的粉足,我伸出舌頭,舔著上面每一寸肌膚,五個腳趾也一一放在嘴中細細品嘗,一隻腳嘗完換另一隻,直到盡興,才慢慢的放下。

「怎麼樣,老弟,藥的效果不錯吧?」王東笑咪咪的對我說到。

「當然!沒想到效果那麼好,繼續吧!」

王東將大陰莖從老婆嘴裡拔出來,分泌物和唾液連成了一條線,掛在陰莖和我老婆嘴之間,這情景叫人看了要流鼻血……

我用手把老婆的大腿分開擡高變成「M」字型,這樣可以讓王東可以插得更深,王東就右手拿著粗大的陰莖左手分開老婆的陰唇,龜頭對著陰道口準備插入,這時他昂起身,握著雞巴把大龜頭塞入我老婆的陰唇中,上下來回不斷地磨擦,搞得老婆小穴裡的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來。

他正準備往裡送的時候,被我的一聲呵斥喝住了:「你戴套套了沒?!」

「我王東出來玩,找的都是乾淨的女人,不會有問題的。」

說著,王東不管不顧的,握著大龜頭擠開了她兩片滴著蜜汁的陰唇,即時感到陰道內傳來一陣陣吸力,有雞蛋粗的堅硬大龜頭趁著蜜液的濕滑刺入了她的陰唇。

大龜頭就在這時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淫液,撐開了老婆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感覺上那腫脹的大龜頭,被一層柔嫩濕熱的肉圈緊密的包夾住。

「……唔……」一聲嚶嚀,發自我老婆美麗的小鼻子,可能老婆也感覺到了什麼。

王東壓住我老婆,把一絲不掛、嬌軟雪白的赤裸玉體緊緊壓在身下,雙手分開她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壓……深深地進入我老婆緊窄幽深的體內抽動起來。

王東粗大的陰莖在柔嫩濕滑的陰道壁蠕動夾磨著,近十八公分長的粗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她緊蜜的陰道。看的我好刺激啊,看著我的老婆讓人插了,好難過,好刺激,我的陰莖硬的受不了了!

我捧著小夢的臉,將自己的陰莖往老婆的嘴裡抽插著,我的心跳的好快,覺得好刺激,陰莖把小夢的嘴巴撐的漲漲的,王東抓著老婆的乳房,胯下的活塞運動,瘋狂的撞擊著老婆的陰道,每次的撞擊,幾乎讓我的雞雞頭都要頂進老婆嗓子眼裡面,老婆「唔……唔……」的呻吟著,我的蛋蛋與小夢下巴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

香豔的畫面讓我突然失控,身體像過了電一樣繃的很緊,用力按住小夢的頭停止了動作,把小夢的頭使勁往雞雞上按,一下猛烈地抽搐,一股溫熱的精液噴了出來,都射在了小夢的嘴裡,平時老婆怎麼也不會吞精,濃厚的精液從老婆嘴裡流出來。

「哈哈,這麼快就不行啦,那看我的吧!」

王東把老婆整個翻過身來,上身趴在沙發上,腿跪在地上,將自己油亮堅硬的陰莖從後面猛插入小夢的陰道。

老婆陰部開始發出「噗咭、噗咭」的淫水聲,大腿撞擊著老婆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王東擡起手來,啪的一聲,打了下老婆的屁股,瞬間,渾圓雪白的屁股上顯出了一道手印,我看到我老婆被別啲男人懲罰著打屁股。心裡像倒了五味瓶。

老婆的陰戶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退入,王東下身瘋了一樣快速起伏著,陰莖像打樁一樣向陰道力搗力戳,老婆趴在沙發上,王東更興奮著拍打著老婆餓屁股,老婆不時的渾身打著顫。

他的頭突然擡起來,嘴裡「啊啊」的叫著,陰莖全根挺進老婆的陰道裡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老婆的體內,之後像皮球洩氣一樣的趴在老婆的身上。

一晚上,不知道我們輪流幹了老婆多少次,反正到最後,我們所有人的力氣都用盡了,酸軟的癱坐在沙發上,滿足的看著滿身精液躺在我倆腿上的小夢,小夢一條油滑粉嫩的大白腿搭在霍東的陰莖之上,翹起光潔白嫩的腳底,春筍可愛的五根腳趾上,粘著乳白色的精液,精液從小夢的陰道裡流出來,滴在了我的身上,分不清楚是我倆誰的。乳房隨著喘息而上下晃動著,形成了一副優美的古典晚餐油畫形象。

「今天晚上真是過癮啊,好久沒這樣爽啦,小夢真是難得一見的尤物啊,你從哪裡搞到的,真是不錯。」王東滿足的看著沙發上的老婆說道。

「以後我國內的業務會多跟你們合作的啦!呵呵……」

就這樣,我們跟王東的公司開始了長期的合作。

第二天,老婆在在家中柔軟的睡房醒來,如往常醉酒醒來一樣,對從喝醉開始發癲發浪後的事一概忘了!

「老公,對不起,昨天我喝嘴了,讓你一個人去應酬了。」老婆內疚的樣子,讓我覺得老婆格外可愛。

當然了,一切只是個開始,因為三日後在深圳的一次晚宴後,在我和王東的設計下,老婆又再次被我們用同樣的方法安排給了一位港商!

自此之後,我一有機會就會拿妻子宴請客戶。

那些客戶得了便宜後,通常都會增加定單的數量以再次品嘗到我老婆。另外可能也是他們的關係,不斷有新客戶慕名而來。

從此,我老婆小夢在連自己也懵然不知的情況下,成了用身體為公司拉生意的妓女。她被越多人分享,公司的生意也越大。

到目前為止,妻子已被很人品嘗過,但她一直蒙在鼓裡,全不知情。其間她懷孕過兩次,我毫不猶豫就將他們打掉了。我很內疚,不知所做的是對是錯,然而我知道已經不可能停止,每次說完這是最後一次,但一有機會,我又情不自禁的讓這事情再次發生。

白天是我的美貌客戶經理,晚上又變回任人享用的蕩婦,又被他們在子宮裡盡情灌精了!她不知自已被客戶們享用過無數次,連對方雞巴的味道也品嘗過,但卻全不知情的和對方客套著,在偷奸過她的男人面前擺出一副職業女性的樣子,以為是自己的能力為公司拉來了一單單的業務。

「老公,多虧有我,公司的業務越來越多啦,你怎麼來感謝我啊?」老婆嫵媚的撒嬌道。

聽到這裡,我餓雞巴卻不自覺的硬起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